抖音小香banana

“小星,在玄灵大陆,说到底是以武为尊,大家拼的是修为和战斗力,这也是天地规则之一。你现在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的修炼提升得更快一些吗?”李运试着问道。

“主人,虽然你四年都没进步,但是,由于你修炼很刻苦,反而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打下了一个无比扎实的基础,这个根基非常重要。”

“但也不可能老是在玄衣境前期打基础吧?”李运苦笑道。

“这个自然,有了小星我,你想不突破都难。其实,你现在只要稍加修炼,就有可能突破的,而且是毫无阻滞。”

“这么容易?!”

“因为你早就有了突破的基础,只是缺少玄能而已。依我看,只要你把那袋玄石炼化一半,就足够突破了。不过,突破以后,剩下的玄石可要给我吸收储备。哎…虽然少了些,但也能让我多运转几个小程序。”小星叹道。

“你…原来你早就盯上了我这些玄石!”

“嘿嘿,再多的玄石也不够用,所以,主人你还是尽快突破吧,我们一起努力,才能赚到更多的玄石。”

“好!”

李运静下心来,默运心法,从手心的下品玄石中不停地吸收玄能。

武者修炼玄功,是从感知到周围环境中的玄气分子开始的,不过,这只是表明了他能进行玄功修炼而已,并不能直接从玄气中吸收能量来修炼。

所以,武者一开始都得借助一些含有玄能的物品来吸收玄能,比如富含玄能的药草,食粮,肉类,丹丸,甚至有些人天生就能吸收日光和月华中所含的玄能,除此之外,最主要的就是玄石了。

春天里的婚纱美女饺子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这种石头乃是天地精华,其中富含着纯净的玄能,让人能直接吸收。当然,品级越高的玄石,杂质越少,玄能越纯净,修炼的效果越好。

对玄能的吸收能力,也代表了一个人的修炼天赋。在同样的情况下,吸收的速度越快,代表着他的天赋越好。

李运在六岁开始修炼时,其实当时表现出来的天赋极佳,几乎在一个月内就进入了第一重玄衣境前期,这在李家是创纪录的,所以,他吸收玄能的速度当然是极快的。

只不过当他吸收了能量以后,躲在他脑海处的小星就毫不客气的盘照收,让他连续四年的时间都停留在这一境界,寸步难进。

如今小星停止了他吸血鬼般的小动作,李运修炼起来的感觉自然是完不同。

感受着玄气滚滚入体的刺激,李运觉得身上的皮肉有如久旱逢甘霖,正在一寸一寸地冲刷着。

武者在玄衣境主要就是锤炼皮肉,使之变得更加坚韧而富有弹性,犹如给自己的身体穿上一层防护甲衣,从而可以轻松地抵御各种外部伤害。

“呼——”

李运轻吐一口气,摊开双手,只见手掌处两颗玄石已变成了粉末,轻轻一吹,飞散空中。

继续拿出两颗,心无旁鹜地吸收起来。

漫长的中秋之夜终于过去,东方泛白,雄鸡的啼鸣声响彻李家的这座小院。

李运一跃而起,拍拍双手,抖去一篷飞尘,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说道:“玄衣境中期了!”

……

听潮城的潮江源自天龙帝国北部的内陆地区,流经高山峡谷,沿途得到几条支流的补充,江水浩浩荡荡地向南而来。

进入听潮城区域后,在北部拐进一道山脉,北昆山,得到山中涓涓细流的滋润,这才流经听潮城城区,最后注入了南边海域。

就在北昆山的涓涓细流之间,座落着一个著名学院,“听潮学院”。

这是帝国官方设立的学院,吸收的是来自听潮城中的天才学子。

这里所指的天才,并不单指修炼玄功的天才,还包括了在文学、药学、种植、丹学、矿学…等多方面具备天才的学生。

学生入学的标准比一般的学院要高得多,必须是在同龄人中拔尖的,同时,能得到老师的认可,方能入学。

今天,在听潮学院各个分院中,只要是对文学稍感兴趣的学生,无不在悄悄地传诵着一首诗歌,这首诗的名字就叫《明月几时有》。

非但是在学生之间,在几乎所有的老师之间,也在疯狂地传诵着。

所有的人都被大大震憾了!

竟然有人能写出这样一首震古烁今的好诗,而且,据说诗的作者只有十岁!甚至,他还是来自听潮城。

而据学院中号称小诗圣和小诗仙的黎刚和白李证实,这首诗创作于昨晚的中秋之夜,地点是听潮阁,创作时间是一个时辰!

许多人都为自己错过了看听潮阁纤纤小姐亲身演绎这首诗歌而扼腕叹息。

其中犹以文学社的杜青书社长为甚了。

此刻,他拿着一张绢帛,匆匆穿过学院中的亭台楼榭,花草树木,进入了一栋别致小院,这是听潮学院院长杨维忠的住处。

杜青书走得太急,根本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啪的一声,把绢帛一掌拍在桌上,眼睛盯着正在泡茶的杨维忠。

“你来了?”杨维忠头也不抬,专注地泡茶。

“来了。”

“坐,新茶。”

“好。你怎么看这首诗?”

“好诗!你怎么看我的茶?”

“还行。”

“这就是区别!”杨维忠叹道。

“此话怎讲?”

“我这龙毫新茶,乃是帝国最好的产茶区所产,由最好的制茶师精心制作而成,金贵无比,普通人在外面根本就买不到。而落入你的口中,却只是换来一个‘还行’的评价。可见,你此刻连这样的好茶也无心细品,却神贯注于这首诗中。说明,这首诗在你杜大学者的心目中,地位是远远高于这帝国最好的茶叶。”

“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

“唉,如果让我来说,恐怕就是给我再多的好茶,也不如告诉我这世上有这样一首诗。我想啊,每年中秋,甚至是在每个月圆之夜,我一边朗诵这首诗歌,一边看着天上的明月,思念着远方的亲朋好友,这该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感觉!”

“是啊,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的诗句,是一种怎样的美好愿景,竟然出自一个十岁的少年,说起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杜青书慨叹道。

……

文学社中,一群女生围住一名脸蛋圆圆的可爱女生,其中一名高俏女孩不停地追问着。

“李若雨,快告诉我,李运长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有没有我高?”

“有你肚脐这么高。”

“啊?这么矮!那平时都在干什么?”

“我咋知道?我住的地方离他好远呢。”

“那你们家族总该有集会的时候吧?对了,他玄功如何?”

“集会上很少见到他,玄功就一废材。”

“不会吧。能写出这样好诗的人怎么可能是废材?”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好象他刚修炼时还被称为天才,但几年来一直没有什么长进,才被人称为废材。”

“原来如此。那会不会是受了伤,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这…对啊,我之前怎么没这样想呢?”李若雨沉吟着。

“一定是这样了!所以啊,他才没有怎么修炼,转而学写诗了,嗯,一定是这样!不行,我一定要去看他,一定要把他的伤治好,你几时带我去?”高俏女孩问道。

“陈思春,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李若雨嘻笑道,一群女生都哄笑起来。

“这…怎么可能?我大他那么多!只是现在我对他写的诗特别感兴趣而已。我想他肯定还有别的诗作,一定要先睹为快!成为他的诗作代言人,不能让黎刚和白李那两个沽名钓誉的家伙来发布。还有啊,一定要劝他早点来我们学院。”

“思春姐说得有道理!我们文学社就应该有这样真正的大诗人,否则都不好意思称作文学社了。”其他女生纷纷响应。

“走!现在就去!”

陈思春见众人支持,更加兴奋了,马上挽起李若雨的手,就往外去。

“等等,还有我们呢。”又有几名女生加入。

“要跟杜先生说一说吧?”李若雨犹豫地问道。

“哎,杜先生到现在都不出现,恐怕今天是不会来授课了,我们还是出发吧。”

陈思春强拉着李若雨,带上其他几名女生,骑上马就往李家而去。

……

李运吃完母亲精心准备的早餐,感觉身充满了力量,看父亲并不在,就施施然走出院子,向练武场而去。

背负着废材的名号,李运并不是很喜欢去练武场参加朱雀营的训练。

朱雀营是李家专门训练武童的训练营。营中少数学童是李家的嫡系子孙,而多数则是那些在李家劳作的外来人员子孙。

这些外来人员由于长期在李家劳作,逐渐融入了李家,他们的子孙自然也得到李家的培养。

对于他们来说,这既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荣耀。因为,只有依附大家族,才有可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得到更好的成长环境和条件。而能够成功融入大家族,已是一种极大的成功。

当然,对于李家来说,也需要有这种外来血液的加入,这样才能不断地产生新生力量,来保家卫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