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日韩版app丝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面落地镜宽约三尺,高近两米,底座是整块的黑曜石,上面雕满了举着双手的小人儿。那些小人儿仰着头,看向镜面所在的位置,满脸狂热。

镜子左右是两根罗马浮雕立柱,枣色红花檀。左侧柱础压着一头羊角蝠翅的魔怪,右侧柱础压着一个赤着身子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柱顶各浮出两个巫师的半身像,男左女右,都戴着尖顶帽,擎着魔杖,镂空雕花的咒语托起沉重的楣石,石头上刻着一行字。

因为天色太暗,而且那些字迹有些模糊,郑清一时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隐约只能看见‘水’‘人’之类的字眼儿。

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镜子里那个恐怖的倒影身上。

他敢打赌,镜子里那个有着他的相貌、穿着他衣服、满口獠牙、嘴角淌血的怪物,跟他没有一个铜子儿的关系。

“它是谁?!”

男巫惊叫着,向后退了一步。

先生按着他的肩膀,制止他退出亭子的打算:“一个有趣的影子罢了,不要在意……就像我说的,接下来,我们会去往一个有趣的世界。”

意识到恐怖画面吓不到镜子外的人后,镜子里的人露出一丝气恼的表情,扯起身上的斗篷当头一罩,再次露出形象,已经是郑清穿上女装的模样了。

黑色蝴蝶结,白色荷叶边围裙,蕾丝腰带,吊袜带,以及小巧的圆头皮鞋。似乎为了与这身打扮相适应,镜子里的家伙还踩了内八字,手中用纸扇半掩了面孔。直看的年轻公费生脸色涨红,怒气勃发。

“丧心病狂!简直无法无天!”他气的睁大双眼,口不择言,有心一拳砸碎这面镜子,却又担心把手划破,只能左右张望,试图找到一块结实的石头。

春华的芬香时节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先生抬手,冲着那个镜子里的影子屈指一弹,那个女装怪物尖叫着,翻滚着,被弹到镜子更深处,直至变成一个小点儿,彻底消失在镜面中。

但这并不能让郑清感到安心。

一想到某个装出自己模样的女装怪物,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尖叫,他就像吃了一大口芥末似的,从头到脚都都在颤抖。

仿佛感受到了男生不稳的心境,先生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准备好了吗?”他歪着头问了一句。

郑清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僵硬着,试探的伸出手指,碰了碰那银色镜面。

镜面如水波般荡漾开来。

“走吧。”

先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旋即,郑清感到牵着的手被用力一拽,整个人被扯到了半空中,双脚离地,然后重重的撞进了那片银色的波浪中。

哗!

耳边响起一片仿佛落水时的声音,眼前一片漆黑。郑清可以清晰的感到自己在穿过一片又一片旋转的、扭曲的、黑白相间的屏障,不断向‘深处’以及‘更深处’坠落下去。

直到一片暗黄色的光芒刺破他的眼皮。

郑清脚下重重一顿,整个人也重新找回了重量的感觉。

当他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先生与他正处于一条狭长的走廊中。头顶是倒垂的蜡烛,淡黄色的烛光在重力作用下,被扯出流畅的纺锤体,洒落一片黯淡、跳跃的光影。

“先生……”

“嘘!”

先生右手食指竖在唇边,小声嘘着,示意男生安静的观察。

走廊中光影跳动,郑清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原本幽深狭长的走廊两侧,忽然亮起许多燃烧的火把。火把下,是一扇扇紧闭的房门。

郑清左近就有这么一扇。

桐木门上没有房间号,也没有任何装饰、符文,只是在门正中央嵌了一块透明玻璃。透过那面玻璃向里望去,是一处卫生间——隔间、便池、洗漱台、挂在门后的扫帚与拖把,与任何一处学校卫生间的模样并无区别。

郑清看了好几眼才意识到,这面玻璃应该位于卫生间洗漱台前。

男生们洗手后,很少对着镜子涂涂抹抹,但也有几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凑到玻璃前,给他们原本就锃亮的头发修理发型。

“所以,为什么不是女厕呢。”男生心底不无遗憾的滑过这个念头,随即意识到先生就在旁边,立刻在心底否认道:“不不,我其实没有那么龌龊……人之常情……假如真的是女厕,我会立刻闭上眼睛。”

就在他进行心理建设的时候,玻璃窗后,卫生间的门哗啦一声打开了。

几个男生推搡着,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矮小、瘦弱,戴着长方形的黑框眼镜;另外三个,有两个膀大腰圆,剃了几乎算是光头的发型,还有一个留着长发,面皮白净。

原本上厕所的几个男生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提起裤子,连手都来不及洗,逃了出去。厕所门被人重重关上,还用墩布斜斜的卡死。

三人将那瘦小眼镜男围在厕所角落,推推搡搡,七嘴八舌说着什么。时不时,那个面皮白净的男生就扬起手,给眼镜男一个巴掌。

两个膀大腰圆的跟班哈哈笑着,一左一右,拧住瘦小男生的肩膀,阻止他反抗。

毫无新意的,欺负人的场景。

混混们要保护费。

瘦小的男生弱弱的表示自己没钱了。

换来一阵拳打脚踢。

挨打的男生抱着肚子蹲下,又立刻被揪着耳朵拎了起来,挨了几个耳光。

就这样揍了一会儿,不知是谁用力过猛,一把将那瘦小男生推到墙上。男生脑壳撞在墙上一块凸起的角铁上,眨眼间便血流满面。

那两个跟班被吓了一跳,抓着男生肩膀的手不由自主松了下来。

而那白净面皮的男生则毫不在意,掀起瘦小男生的校服,给他胡乱擦了擦脸,警告他不要在外面胡说八道。然后三人扬长而去。

瘦小的男生跌跌撞撞走到镜子前,摘下眼镜,露出一双交织着愤怒与恐惧的眼神。

“帮帮我,”他喃喃着,对着空荡荡的镜子与空无一人的厕所小声说道:“帮帮我……杀了他们……杀了…”

后面的声音很扭曲,郑清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他只看见男生布满血渍的手按在玻璃上,留下一片充满诅咒与魔力的痕迹。

光影流转,欺负人的三个男生先后在厕所里遭殃。两个跟班上厕所时摔断了腿,那个白净面皮的家伙直接掉进厕所被淹死——学校保卫处的人调查许久都无法理解,为何不足两尺深的厕所坑能淹死一个一米七的男生。

这件事成为这所校园流传数十年的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