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小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黄莺是看楚辞不爽不假,但是现在燕嫦曦和楚辞两人已经是夫妻,就算是她黄莺心中在怎么样也无可奈何。

   可是现在楚辞明明和燕嫦曦已经结婚了,却一直勾三搭四,这让黄莺为自己的主子燕嫦曦很是不舒服。

   如果不是之前燕嫦曦警告过她,让她不要多事,不然的话,就在刚刚她肯定已经开始怼楚辞了,哪怕最后被楚辞给怼的不知所措。

   燕嫦曦在黄莺的身上看了一眼道:“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黄莺还想要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燕嫦曦那满脸的冷霜后,不得不将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虽然燕嫦曦没有对黄莺说什么,但是燕嫦曦心中却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一定要和楚辞好好聊聊。

   与此同时,楚辞在带着舒心离开九洲集团之后,便直奔小吃街撸串去了。

   别看舒心看起来很是清秀和文雅,但是对于撸串可谓是十分的喜欢。

   在小吃街吃过饭之后,楚辞又和舒心逛了逛,然后便将舒心给送回了家中。

   在将舒心给送回去之后,楚辞就回了澜花语岸别墅之中。

   当楚辞回到澜花语岸别墅的时候,燕嫦曦正坐在别墅之中客厅的沙发上。

   超甜笑颜美女冬季唯美写真

   楚辞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燕嫦曦便直接将目光落在了楚辞的身上:“把舒心给送回家了?”

   “那还不是必须的。”楚辞淡淡的说道:“怎么,有话要和我说!”

   说着楚辞便走到了沙发旁边,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

   “知道我想要和说什么,不是吗?”

   楚辞很聪明,这点燕嫦曦心中很是清楚,所以有些话根本不需要说的太过直白。

   楚辞抬头看了一眼燕嫦曦:“我的确是猜到了,无非就是让我和舒心保持距离,不要和舒心走的太近!”

   “对!”燕嫦曦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楚辞,我上次就给说过,舒心的亲生父亲是舒玉龙,碰了他的女儿,若是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他绝对不会让好过的!”

   “我承认,很厉害,厉害的让人可怕,甚至是恐惧。”

   说着燕嫦曦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自己及其昂贵的价格,在地下世界调查楚辞的事情。

   地下世界无冕之王暴君,地下世界秩序的缔造者,从出现在地下世界之中就一直谱写着神话,还延续到了现在。

   毫不夸张的说,从楚辞出现在地下世界,开始崭露头角后,就从来没有败过,无论是对人,还是其他的任务,都未曾有过一败!

   在地下世界之中,楚辞的历史和过往是辉煌的,是无数人所仰慕的。

   当燕嫦曦在知道这些后,完全的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之中。

   她想过楚辞很厉害,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的厉害,说是独步天下都丝毫不为过。

   虽然燕嫦曦没有踏足过地下世界,但燕嫦曦的身份在这里放着呢,所以燕嫦曦知道地下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说那里是一个人吃人,没有丝毫道德和人性的地方都丝毫不为过,而能够成为地下世界之中秩序的缔造者,可想而知需要什么样的实力。

   楚辞的实力是很可怕,同时本钱也十分的雄厚,但是这里是华夏啊,不是地下世界。

   在地下世界那一套,在这里根本行不通,而且若是楚辞敢胡来,绝对会有人制裁楚辞。

   楚辞是厉害不假,但是猛虎未必能够架住群狼。

   同时燕嫦曦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能人异士了。

   “调查了我?”

   “对!”燕嫦曦很是坦率的承认道。

   “那就应该知道,我根本不惧什么舒玉龙。”楚辞一脸淡然,无所谓的说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我害怕舒玉龙,但若是他要对付我,也得考虑一下自己女儿的感受吧?”

   望着楚辞这满脸无所谓而又淡然的样子,燕嫦曦内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奈之色:“楚辞……”

   “还是说,在害怕!”楚辞盯着燕嫦曦,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害怕?”燕嫦曦脸上露出了一道愕然之色:“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虽然不了解舒玉龙是什么人,但是我听我妈说过,我爸妈都要给舒玉龙几分薄面,担心我和舒心走在一起,舒玉龙不仅不会对付我,反而会很乐意的让我做他的乘龙快婿。”楚辞淡淡的说道:“舒玉龙若是想要让我做他的乘龙快婿,给他女儿名分,那么一定要解决掉!”

   “在担心舒玉龙会对出手。”

   “大脑洞开的很大!”燕嫦曦很是认真的说道:“不过我不得不说,想多了。”

   “我比对舒玉龙了解。”

   “那咱们就试试看呗,看看舒玉龙是会把我给怎么样,还是会将给怎么样!”楚辞满是不在乎的说道。

   下一刻,楚辞便直接起身准备朝着楼上而去。

   燕嫦曦见状,立即开口道:“楚辞,这么说,是非要和舒心有纠葛了?”

   楚辞扭过头看了一眼燕嫦曦,并且还从脸上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恭喜,答对了!”

   “信不信,我明天就会告诉所有人,楚辞是九洲集团的驸马爷!”燕嫦曦一字一句的说道。

   “燕嫦曦,不带这样玩的!”楚辞顿时急眼了。

   以楚辞对舒心的了解,若是让舒心知道了他和燕嫦曦两人的关系,那么舒心不说会对楚辞敬而远之,但却绝对会和楚辞保持一定的距离。

   看着楚辞这服吃瘪的样子,燕嫦曦内心中顿时充满了成就感:“不为考虑,我必须为考虑!”

   “我不能够允许自己的丈夫去涉险。”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丫的这是为自己考虑。”楚辞不悦的说道:“燕嫦曦,当初咱们两个可是说好的,各玩各的!”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啊!”

   “不好意思,我不是君子。”燕嫦曦淡淡的说道:“我是小女子。”

   “而且从古至今,见过几个女人言出必行!”

   “……”

   “难道不知道,出尔反尔是女人的特权吗?”